深化教育公平 加快残疾人职教发展-茫崖行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政府公报>>公众教育>>正文
深化教育公平 加快残疾人职教发展
2018-06-15  

近日,教育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中国残联联合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残疾人职业教育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指出,总体来看,我国残疾人职业教育整体水平有待提高,办学水平偏低、师资力量薄弱、布局不合理等问题依然比较突出,与整体职业教育发展水平和广大残疾人接受职业教育的迫切需求存在较大差距。

由此,秉承“办好特殊教育,加快发展残疾人职业教育,加快推进残疾人小康进程”的初衷,结合我国当前大力推进现代职业教育发展的契机,《意见》被赋予了一系列积极意义:不仅有利于更好满足残疾人受教育的权利,提升残疾人受教育的水平,促进教育公平,推进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更有利于帮助贫困残疾人脱贫增收,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确保全面小康路上不让一个人掉队。

让特殊教育融入现代职业教育

所谓特殊教育,就是运用特殊的方法、设备和措施对特殊的对象进行的教育。在普遍意义上,特殊教育是指身心有缺陷的人,即盲、聋、哑、弱智儿童教育以及问题儿童教育所纳入的特殊教育范围,并从经济投资、科学研究、师资和设备等方面支持这类教育。在我国,针对需要纳入特殊教育的儿童义务教育,已经和普通教育一样,纳入了全国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轨道,然而,在中等教育乃至高等教育中,针对特殊教育的发展仍难免被视为短板。

必须承认的是,由于特殊教育受众对象的先天条件,导致其需要制定特殊的教育发展规划,同时找寻到契合点实现高质量发展,此次《意见》就将契合点瞄准了中等职业教育。

《意见》明确,要以中等职业教育为重点不断扩大残疾人接受职业教育的机会。大力发展残疾人中等职业教育,让完成义务教育且有意愿的残疾人都能接受适合的中等职业教育。职业院校要通过随班就读、专门编班等形式,逐步扩大招收残疾学生的规模,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接收符合规定录取标准的残疾学生入学。

《意见》要求,职业院校要通过随班就读、专门编班等形式,逐步扩大招收残疾学生的规模,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接收符合规定录取标准的残疾学生入学;现有残疾人职业院校有针对性地开设适合残疾人学习的专业,积极探索设置面向智力残疾学生、多重残疾学生的专业或方向,扩大残疾人就读专业的选择机会,同步促进残疾人的康复与职业技能提升。同时,各地在落实职业院校生均拨款制度的同时,适当提高接受职业教育残疾学生的生均拨款水平,用好残疾人事业发展资金、就业补助资金等。《意见》还要求,每个省(区、市)集中力量至少办好一所面向全省招生的残疾人中等职业学校。

而在高等教育方面,《意见》也提出要加快发展残疾人高等职业教育。鼓励职业院校与现有独立设置的特殊教育机构合作办学,联合招生、学分互认、课程互选,共同培养残疾学生。对于获得由教育部主办或联办的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三等奖以上奖项或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主办或联办的省级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一等奖的残疾人以及具有高级工或技师资格(或相当职业资格)、获得县级劳动模范先进个人称号的在职在岗残疾人,经报名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核实资格、高等职业院校考核公示,并在教育部阳光高考平台公示后,可由高等职业院校免试录取,接受高等职业教育。

显然,新政意在促进我国职业教育在实现现代化发展的同时,肩负起带动特殊教育一并发展的重任,毕竟,职业教育有着对接产业发展的天然属性,这能够为残疾人后续就业问题带来直接利好。

深化教育公平,特殊教育政策一脉相承

实际上,作为深化教育公平的有力举措,我国布局特殊教育的政策从未间断,《意见》也将成为我国多年来布局特殊教育提升计划的有力补充,共同为特殊教育融入现代教育发展,深化教育公平而努力。

2014年1月,教育部等多部门就曾印发《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提出到2016年,实现全国基本普及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视力、听力、智力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0%以上,其他残疾人受教育机会明显增加的目标。

2017年7月,教育部等七部门印发《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7—2020年)》提出,到2020年,各级各类特殊教育普及水平全面提高,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5%以上,非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规模显著扩大。特殊教育学校、普通学校随班就读和送教上门的运行保障能力全面增强。教育质量全面提升,建立一支数量充足、结构合理、素质优良、富有爱心的特教教师队伍,特殊教育学校国家课程教材体系基本建成,普通学校随班就读质量整体提高。

可见,不同于以往的特殊教育发展部署多集中于义务教育阶段的特殊儿童教育,此次《意见》对接职业教育,目的堪称明确,即要确保接受特殊教育的残疾人能够学有所用,实现就业。而值得一提的是,之所以新政瞄准职业教育发力特殊教育发展,正是基于职业教育本身与产业对接的密切关联,其直接效果自然是要确保受到特殊职业教育的残疾人士能够获得就业保障,确保生活自给,即帮助贫困残疾人脱贫增收,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确保全面小康路上不让一个人掉队。

依托专注于职业技能培养的职业教育培养专业人才,正切中我国经济社会转型对人才需求的关键。伴随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产业结构调整、技术革新步伐加快,我国劳动力供求不匹配的矛盾日益凸显,就业难和招工难并存的现象直接反映出我国高等教育方向与劳动力市场需求间的脱节。

由此,坊间对培养高层次应用型技术人才,完善我国目前的人才体系结构的呼吁不断,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曾举例表示,在世界范围内,许多发达国家在实现工业化的过程中都会把发展职业教育作为重要战略措施。他认为,我国职业教育需要逐步实现高移化,培养出高层次应用型技术精英。同时,职业教育本身针对不同阶层劳动者和不同种类用工需求都有着充分的对接能力,需要加以发挥。

显然,特殊教育正在此列。《意见》提出要加强残疾人的就业指导和援助。各职业院校、各残疾人就业服务机构要结合残疾学生特点和需求提供就业创业指导,提高残疾学生的就业创业能力,开展“一对一”服务,做到不就业不脱钩。各职业院校要积极参与政府购买残疾人职业技能培训服务和残疾人职业培训基地创建工作,针对劳动力市场需要、残疾人的实际,开展形式多样的职业技能培训和创业培训。

关闭窗口